百年前那些“五四的歌”

中國文化傳媒網融媒體記者 劉千驊

  陳曉悅/制圖

  歷史的畫卷波瀾壯闊,時代的腳步風雷激蕩。百年前的中國,飄搖之中,滿腔熱血的青年們高舉“科學”與“民主”的旗幟,點燃了民族復興,救亡圖存的燎原星火。知識分子們試圖喚醒群眾的愛國意識,或進行“民智”的啟蒙,用自己的力量去為社會、國家、民族命運而奮斗。

  這一時期,音樂家們也留下了屬于自己的樂章。

  經過學堂樂歌和新文化運動的沉淀,“五四”時期的歌曲創作的中心題材內容,從“富國強兵”“抵御外強欺凌的愛國精神”,過渡到了宣揚“五四”反帝愛國的思想和“五四”新文化運動所倡導的“科學與民主”的精神。觀念上的轉變促使音樂創作思維的轉換,從一味拒絕西方作曲技術或以“弱勢文化”者的心態仰視西方文化試圖“全面西化”,轉變為更理性的態度,走出了一條“采西補中”“中西融合”的發展道路。

  著名學者李澤厚在 《中國現代思想史論》 的開篇 , 曾用 “ 啟蒙 ” 與“ 救亡 ” 描述了“ 五四 ” , 并將中國現代文化的歷程形容為 “ 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 ” ,同樣,音樂也在這一歷程中行進著。

  音樂納入普通教育范圍;我國第一所正規高等專業音樂機構“國立音樂院”(現上海音樂學院)成立;中國第一個大型合唱曲《海韻》的出現;“中國化”音樂發展道路的提出…….音樂發展在“五四”這一時期走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海韻》徐志摩/詞 趙元任/曲 中國交響樂團合唱團/演唱

  蕭友梅、趙元任、黎錦暉、劉天華等在近代有音樂史中赫赫有名的先輩也是在這時走到了歷史的臺前。

  《五四紀念愛國歌》趙國鈞/詞 蕭友梅/曲

  蕭友梅與趙元任在“救亡”這一“旋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蕭友梅的作品《五四紀念愛國歌》,寫道“雄雞一鳴天下白,同聲擊賊賊膽悸,愛國俱同心。”這正是當時的時代語境下作曲家努力突破時代局限,向“救亡”所發出的吶喊。不同于蕭友梅的“宏大”主題,趙元任更多地關注于對小人物命運的同情和個人個性的解放,像《賣布謠》《織布》《教我如何不想她》《海韻》等,都是以普通人作為作品的主線。劉半農在《教我如何不想她》中首創了“她”字的使用,受到廣泛的贊譽。

  《教我如何不想她》劉半農/詞 趙元任/曲 劉秉義/演唱

  黎錦暉與劉天華更多聚焦于“啟蒙”的“旋律”。

  《可憐的秋香》黎錦暉/詞曲 彭麗媛/演唱

  “太陽她記得,照過金姐的臉,照過銀姐的臉,也照過幼年時的秋香。”這是黎錦暉的兒童表演歌曲《可憐的秋香》的歌詞選段。黎錦暉的創作涉獵廣泛,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兒童表演曲和兒童歌舞劇的創作,這些作品在反映“科學與民主”精神的同時,對兒童亦起到了勵志、接受新文化思想的作用,并為其后的中國兒童音樂創作做了必要的摸索和積淀。劉天華的創作則是在于傳統的再造與創新之中,將西方的調式、節奏融入民族器樂曲的創作;借鑒西方的科學訓練方式帶入到民族樂器的訓練中,為傳統器樂發展打開了一條新的道路。二胡這一樂器也是在他的手中第一次由伴奏樂器轉變為獨立的演奏樂器走向舞臺。其中他作為知識分子抒發自身對國家命運擔憂的作品《病中吟》、即使在處于逆境仍向往光明的作品《光明行》等時至今日仍是經典佳作。

  《病中吟》劉天華

  如果說中國的音樂啟蒙是從煙片戰爭之后的“學堂樂歌”開始,那沒有五四運動,也就沒有了中國新音樂創作。五四運動帶來了中國近代音樂史的第一個“高潮”,也一直影響今天的音樂創作。

  回首當時的音樂家們在激蕩的時代中所做出的努力,當代藝術家更應繼承前輩的愛國愛民精神,以踏踏實實的創作歌頌祖國、謳歌人民,以精品力作記錄偉大實踐和成就、回應當代群眾文化需求,讓“五四的歌”唱得更嘹亮!

文章來源:中國文化傳媒網 責任編輯:章恒

相關閱讀:

熱點新聞

精彩專題

更多»

主管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主辦單位:中國文化傳媒集團

關于我們 | 網上讀報 | 網站地圖 | 廣告刊例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本網聲明 | 版權聲明

京ICP證11060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0004 京網文[2010]0444-036 ISP許可證B2-2011008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263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聯網等從事違法行為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國文化傳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平码3中3公式